道格拉斯的“空中卧铺”(译文)

原文发表在通航杂志《Plane & Pilot》上,原作者是Frank Ayers Jr.。译文补充了一些图片。原文链接:https://www.planeandpilotmag.com/aircraft/brands/douglas-brands/douglas-sleeper-transport/

舒适旅行的提议如何催生了一款伟大的飞机设计。

毋庸置疑,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是航空设计的黄金时代。人们对空中旅行的需求不断增长,推动了发动机和航空器系统的研发,造就了一批兼顾艺术美学与功能性的流线型设计产品,比如波音247,诺斯罗普阿尔法(Northrop Alpha)和洛克希德Electra。然而,道格拉斯设计的DC-3却独领风骚。

让我们回到1929年,洲际航空运输公司(Transcontinental Air Transport ,TAT)首次实现了利用铁路和空中运输完成横跨东西海岸的旅行。旅客在纽约中央车站登上火车前往俄亥俄,然后换乘福特Trimotor在白天飞到俄克拉何马。夜幕降临以后,他们再换乘火车卧铺前往新墨西哥州的克罗维斯(Clovis),然后再次乘坐福特Trimotor前往加利福尼亚。两趟火车,九段飞行,48小时内完成横跨东西海岸的旅行。

正在飞行的福特Trimotor

到1933年,道格拉斯飞机公司(Douglas Aircraft Company)已经非常成功了。新的道格拉斯DC-2是真正的现代化、14座、窄体客机,可以提供舒适便利的空中体验,超过了其他竞争者所没有提供的,比如波音247。凭借其机鼻上两个巨大的落地灯,平面板材的窄体机舱,大角度垂直尾翼和可靠的莱特旋风发动机(Wright Cyclone),总共卖出了超过200架,几乎是竞争对手的两倍。让道格拉斯公司赚的盆满钵满。然而真正的跨大陆空中旅行依然没有实现,此时美国航空(American Airlines)的CEO史密斯(C・R・Smith)有个更好的提议。

中航的DC-2正在飞越上海外滩(照片为美国史密森学会国家航空航天博物馆馆藏)

在给唐纳德・道格拉斯的那通“电话粥”里,史密斯希望获得一款DC-2的改进型飞机,能够让乘客可以晚上在折叠卧铺睡觉,白天坐在座椅上飞行的体验。这就要求有更宽敞的客舱直径以便容纳上下两层卧铺,还有更大的机翼、发动机和尾翼面积。为了能保住美航的DC-2订单,道格拉斯否决了这个提议,不过如果美航能预订20架道格拉斯空中卧铺,那么收到定金以后就会开始制造。

道格拉斯空中卧铺(Douglas Sleeper Transports,DST)设计在20小时之内横跨整个国家,只需要三次经停。十四名旅客可以在空中非常舒适地乘坐,而在晚上机组会将客舱改为上下两层的铺位。

经停中间正在上客的DST

虽然机组换了,飞机重新加油了,旅客只需要受到极少地打搅就可以继续飞到目的地。首架DST在1935年12月17日首飞(这一天是莱特兄弟首飞32周年纪念日),并很快投入运营。顺便提一句,客舱两侧正常窗户上方有一排四个小窗户,通过这些小窗户可以很容易地将DST区别出来。这些小窗户能让上层铺位的旅客欣赏到飞机外的风景。

首次总共生产了7架DST,命名为“空中卧铺旗舰”(Flagship SkySleepers)。虽然有豪华的空中体验,但是最初的理念却并没有真正实现,DST的生产线在1940年停产。

DST上的小窗户

可是就在这时事情发生了巨大转变。第八架下线的飞机也正是第一架DC-3。设置了21个座位,DC-3因其宽敞的内部空间,又提供经济实惠票价的空中旅行首选而一炮走红。1939年到1945年间,美国道格拉斯和授权的海外制造商,收到总计超过一万六千架DC-3/C-47和其衍生型号的订单;1952年之前,苏联还制造了将近五千架DC-3的衍生型——里-2(Li-2)。

出现在2分纸币(已退出流通)上的里-2飞机

史密斯对卧铺型DC-2的需求催生了一款伟大的飞机。客舱增宽了三分之一拥有更大的内部空间,不仅让航空公司收益巨大,也赢得了战争并成为了一代传奇。虽然DST的理念早已凋零,被多舱和可平躺座椅取代,不过DC-3却成为了航空史的一座丰碑。DC-3依旧没有消失,现在仍有200架左右还在运营,继续致敬唐纳德・道格拉斯的优秀设计,C・R・史密斯的坚守,以及老式的优良传统。

关于作者 Frank H Ayers Jr

小弗兰克・H・艾尔斯现任安泊瑞德航空大学(Embry-Riddle Aeronautical University)航空科学系教授。现役飞行员,持有航线运输飞行员执照(ATP)和飞行教员执照(CFI),超过6500小时各机型的飞行时间。曾在美国空军服役26年,担任过B-52轰炸机的教员,B-52训练指挥官等职。2021年开始担任月度杂志《飞机与飞行员》(Plane & Pilot)专栏作家。(摘自安泊瑞德航空大学教职工官网)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

%d bloggers like this: